公元前89年,西汉征和四年,六十七岁的汉武帝对天下颁布了一道诏书。诏书的内容让大臣们非常震惊,因为这是一封亘古未有的皇帝《罪己诏》。 “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靡费天下者,悉罢之。” 汉武帝的一生是在无比自信和骄傲中度过的,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位以雄才大略著称的皇帝写下了《罪己诏》?又是什么让他追悔不已?这或许是一次皇帝的心血来潮,也或许是一个庞大帝国反思的开始。   公元前202年,乌江边的一抹鲜红让长达四年之久的楚汉战争终于有了最终的结果。布衣出身的刘邦击败了时代贵族的项羽成了整个天下的新主人。一个全新的帝国登上了中国历史舞台,史称西汉。然而,此时的刘邦并没有得到一个帝王应有的快乐,因为他知道自己接手的是一个怎样的天下。   陈静研究员:“西汉的建立是在长期的战乱之后,社会非常凋敝,民不聊生。凋敝到什么程度呢?《汉书·食货志》有一个形象的表述,叫做自天子不能具驷醇,将相或乘牛车。这句话的意思是连天子都配不齐四匹一样颜色的马;而将相呢?马车都没有,只能乘牛车。”   初生的汉帝国贫穷而脆弱,塞外匈奴的阵阵马蹄声又一次一次地让整个国家陷入崩溃的边缘。如何才能使这座刘姓江山强大起来?刘邦和他的臣下门非常迫切地需要寻找到一条途径,但是有效的治国之术在哪里呢?刘邦眼前并没有现成的答案。 这是史书中从未记载过的一天,也许是一位或几位我们今天已经不知道是谁的大臣来到了刘邦面前。他们向自己这位尊贵而又有些不学无术的皇帝推荐了一种新的治国理念。这个理念非常简单只有八个字,那就是“休养生息,无为而治”。   这是两千五百年前,老子与尹喜之间的一段对话。 “老师,何为无为而治呢?难道君主什么都不做,就可以治理好一个国家了吗?” “无为,并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指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不欲以静,天下将自正。”   白奚教授:“老子认为天下万物包括人类社会每一个社会个体,它都有能力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它是不需要外在的力量的干预的;外在的力量的干预不但对事情不好,反而会把事情弄坏,所以老子就主张无为嘛。” “老师,君主究竟应该怎么去治理一个国家呢?” “治理大国就像烹调小鱼一样,不要经常翻动,不然小鱼就会被翻烂了。”   白奚教授:“小鱼很小很嫩,水分很大。你在烧制的过程中搅来搅去没几下子它就烂了。” 陈静研究员:“其实无为而治也有很积极的表达,就是顺势而为。所谓顺势而为就是各种客观的条件提供给一个作为的可能,然后作为者顺着这个情势而实现他的目标。”   出身市井的刘邦最为人称道的就是拥有极高的洞察力。他认可并接受了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的治国理念。汉帝国的未来就在这一刻变得光明清晰起来。   王立群学者:“汉初实行的这个经济政策最重要的是两点。第一是鼓励老百姓去种地,就是恢复农桑,政府要鼓励他;另一方面就是减轻赋税采取了十五税一的办法。用这种办法减轻负担,用减负的办法让百姓的负担减轻。主要是农民的负担减轻了,才有更多的力量投入到再生产中间去。”   在刘邦的治理下,汉帝国开始慢慢恢复元气逐渐发展起来,但真正让无为而治发挥巨大作用的却不是刘邦本人,而是他的儿子和孙子,这就是后世著名的汉文帝和汉景帝。   汉文帝刘恒将无为而治的国策进行得更加彻底。他停止了所有的对外战争,不再大兴土木,更不以任何名义干扰老百姓的生活,让民间自由发展。随着社会经济的日渐恢复,汉王朝终于出现了多年未有的祥和景象。 日益富裕起来的汉帝国不仅改变了千万百姓的命运,还让一位女人寻找到了自己一生坚守的政治理想。这个女人就是汉文帝的皇后——窦漪房。这是一个不为世人所熟知的女人,但正是她让汉帝国始终没有偏离发展的轨迹,亦步亦趋的朝着辉煌的方向走去。   公元前157年,汉文帝之子刘启即位,史称汉景帝。此时的窦太后业已双目失明,对于她来说,坚持“无为而治”的治国思想不仅仅代表了她对故去丈夫的爱和怀念,更关系到帝国子民的幸福安乐。 在窦太后看来无为而治就是要一切顺其自然,让百姓自己发展,而身为统治者只需要给予适当的指导和匡正就已足够,不能过多的干预民间的生活。 “最高明的统治者民众,只知道他的存在。统治者谨言慎微,不随意发号施令,天下之事自然就会成功。”   陈静研究员“无为和自然应该是一对概念,它们所针对的是不一样的,那无为呢?是对着统治者或者说是执政者,或者管理者而言的要求他们少干涉,而自然更多的是代表了一般人的愿望表达,他们希望自己的生活由他们自己来决定,由他们自己来选择。”   窦太后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坚定的黄老思想统治者,在她的影响下西汉帝国继续执行着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的治国理念并把汉王朝推上了强盛的高峰。 经过两任皇帝四十一年的治理,汉帝国终于迎来了太平盛世,史称文景之治。   王立群学者“文景之治的基本思想就是:政府要尽量地减少作为,就是采用“小政府”的做法,让老百姓自己去处理自己的经济生活,这样,农业生产就会得到恢复。因为,政府一旦管事的话,必然要加重百姓负担,这是文景之治的一个重要内容;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减轻百姓的负担,从十五税一变成三十税一。”   《汉书食货志》中对这段时期有过这样的描述:城乡的粮仓都储满了粮食,各级政府财政都有多余的钱财,京师国库的钱积累到巨万,连串钱的带子都已朽坏,国家储备粮仓的粮食因为太多,只有堆在仓库外面,大街小巷都有马,乘母马出行的人都羞于与熟人聚会,看守城门的士兵,都有好粮好肉吃,人人都十分自爱,不敢触犯法律,办事都以义为先。   公元前141年,汉景帝去世,他的儿子刘彻继位,此时的刘彻年仅十六岁,但这是一位充满着雄心壮志的少年。他与垂帘后的祖母窦太后有着截然不同的治国理念。因为刘彻想让自己手中的庞大帝国拥有与其国力相匹配的地位和尊荣,然而,年轻的刘彻能够如愿吗?   王立群学者:“汉武帝即位初年以后,他的祖母窦太后还在,他急于想推行儒家的这个政策。他重用了当时的一个叫申公的儒生,而且还起用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给汉武帝提了一个建议。这个建议应当说不坏,但是触犯了窦太后。这个建议是什么呢?就是说今后国家有大事皇帝直接处理,不必向太后去报告。这一下子把窦太后惹恼了,窦太后一发怒就把王臧赵宛罢了官,然后给他们下到监狱中,要治他们的罪。汉武帝这个时候还很年轻,力量还比较单薄,他还没有力量和他的祖母进行较量,所以他做了暂时的妥协。”   西汉建元六年即公元前135年,长安城的未央宫中,年逾七旬的窦太后度过了自己人生最后的一个黄昏。此时的她本该毫无牵挂,因为,一个盛世的帝国已经崛起,大汉的光芒将照耀到四方。但是,窦太后心中却忐忑万分,她担心面前那个皇座的主人会用无比的热情将整个国家带入到一个不可知的未来。   公元前135年,一生坚守无为而治的窦太后去世,同时也是西汉帝国统治方针的分水岭。从这一年起整个帝国的国策从无为变成了有为,被后世尊为汉武帝的刘彻要将大汉的雄风刮遍四方。 在大漠的孤烟中,大将卫青、霍去病三次大规模出击匈奴收复河套地区,夺取河西走廊,打通西域,封狼居胥,将当时汉朝的北部疆域从长城沿线推至阴山以北,同时,使南方的夜郎、南越政权归附汉朝,使得今天的两广地区自秦朝以后重归中国版图。   汉帝国的威名播照万里,世仇匈奴已被击溃,大汉铁骑所向披靡。皇帝的荣耀与尊严在一次次地征讨攻伐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也让汉武帝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可是,在这一系列成就的背后却是一个伟大王朝再也无法背负的代价。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中记载过一次战役的得失。公元前119年,西汉元狩四年,卫青、霍去病两路大军北击匈奴。卫青斩首近两万,霍去病歼敌近七万,但出塞击敌的十四万军马能回来的却不满三万。从此以后,汉朝因为马少再也不能大举出击匈奴。   王立群学者:“打仗的代价一个是死人,战争的死人;还有一个就是因为前方打仗,后方要不断运粮食,运送战争物资,这个过程中间也要死很多人。所以《史记》记载是海内户口减半,这个数字准不准确现在不好说,但是至少造成了国内人口的大量地减少。”   公元前104年,贰师将军李广利奉命出征大宛,全军二十四万人回到玉门关的却不足两万人,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汉武帝想得到数十匹名贵的大宛良马。 公元前90年,李广利率领六万大军再次出塞进攻匈奴,结果一败涂地,李广利投降匈奴,士卒死亡数万人。   王立群学者:“汉武帝四十年对匈奴作战,也把从文景以来七十多年来的积蓄,在他执政的几十年中间几乎给消耗用尽了;打仗就是烧钱,那么烧钱你肯定从那个军费的开支、军饷的开支,还有战略物资这些的消耗,必然就导致这个社会财富的大量的损失,所以,到武帝的晚年,国家的财政已经不足以支持战争了。”   此时的汉武帝已经六十六岁,他骄傲的内心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可是疲惫的国力再也无法支撑新的战争。自此,汉帝国中止了与匈奴的战争,不再出兵关外。刘彻一生追求的梦想,就在这颓唐枯竭的国力中无可奈何地破灭了。   公元前89年,长安城的未央宫里在细雨中一片迷茫,汉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汉武帝在满心的追悔中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道皇帝《罪己诏》,决定停止朝廷苛暴的政策,不准再随便征战,全力从事农业生产。不过,这道充满诚意的诏书并不能挽回大汉王朝走向衰败的命运,帝国曾经的盛世无法归来。   “老师,为什么有很多聪明的君主最终会失败亡国呢?” “要想治理好天下,而又妄意施政的君主他们为什么会适得其反?是因为天下万物不能凭一人的欲望而有所改变,轻易妄为的发号施令让国家处于动荡之中,这注定会让君主失败啊!”   公元前87年,六十九岁的刘彻在苦闷与自责的矛盾中停止了呼吸。他将一生的功过抛诸脑后,任由后世评说。但是,就在这一年冬天,匈奴人再一次入侵汉帝国的边界给汉武大帝的一生画上了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句号。   在中国几千年历史无声的演变中有为政治逐渐取代无为政治,儒家思想成为历代帝王治国的主要手段。不过,老子和《道德经》所流传下来的治国之道却一直没有被世人所遗忘。   公元626年,李世民登上大唐皇帝的宝座,成为唐王朝第二任皇帝,年号贞观。就在李世民即位的同一年,来自北方的突厥大军兵临帝国的首都长安。新生的唐王朝立国仅仅八年后,就面临着覆没的危机。   此时的唐王朝没有选择倾全国之力与强大的突厥人决一死战。因为这时国家的国力薄弱,不具备足够的实力与突厥抗争,战事一开,必然国毁家亡。 李世民选择了老子的思想来解决眼前的困难,他使用《道德经》中“无为而无不为,不争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的方法来回击咄咄逼人的突厥军队。   长安城外,李世民独自一人与突厥大军签订了盟约,用谈判的方式换回了和平,化解了帝国的危机。 度过难关之后,李世民将唐王朝发展的重心放在了恢复国力中,不过,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使国家变得强大呢?李世民苦苦寻找着答案。   一天,大臣魏征前来朝见李世民。这位曾当过道士的名臣对苦闷中的皇帝说了这样一番话:“无为而治,德之上也。治国的关键在于一切顺乎自然,让百姓自正自化”。魏征的建议打动了李世民的心,自此,与民休息、清净无为的思想成为唐王朝的国策。老子的治国之术为日后帝国的崛起做好了精神上的贮备。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君王若能遵守道的无为,天下将自归安定。”   白奚教授:“老子这个无为,并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要不妄为;就是尽量地减少那些和避免那些不适当的、过多的、不必要的这种人的作用,让事物自己发展、自成其功。”   唐帝国在无为而治的思想指导下,经过数年的发展迅速恢复了国力,迎来了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盛世,史称贞观之治。 据史书记载贞观年间百姓丰衣足食、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一片欣欣向荣的升平景象。 贞观四年,整个国家只有二十九名死刑犯;到了贞观二十二年,死刑犯仅仅有两名。 今天,我们依然可以从这些流存至今的唐人陶俑中接近那个伟大的时代。从他们脸上的安宁和笑容里感受来自大唐盛世的气息。   以道治国,以柔取胜,无为而无不为。唐王朝最终成为公元七世纪的世界大国,这是中华民族的黄金时代。 老子的思想再一次为中华文明的鼎盛辉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张广保研究员:“唐代是很注意用道家的这种理念来治国。这道家理念还是我们刚刚提到的一个就是无为而治,还有一个就是开放的心态来迎接各文明的挑战。”   在历史不断地进程中,凡是拨乱反正的时代,老子无为而治、顺其自然的思想就会给统治者以智慧,使天下苍生受益,并创造文明盛世的奇迹。 两千五百年来,老子的无为而治不仅为中国历代的统治者提供了重要的指导意义,直到今天对于当今的政治家们也依然具有启迪的作用。   老子在终南山的生活与俗世隔绝,他可能想象不到,他留下的那五千多个字,会在未来的两千年中被人们反复琢磨。不过,老子懂得自然是深奥不可测,同时又是充满活力的,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想象和理解。 日月风雨,天地万物,这其中没有一件事是神或者人有意识地安排的,但它又是如此的和谐、如此的完美。它来自神秘之处,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智慧去解释它,只知道它具有着让文明一次次涅槃重生的力量,因为这就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