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司马鹤轩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话题:如果人能获得自己的 root 权限,会是什么样?》

 11月前  •   杂谈  •     •   27  •   0

叶小白
写小说的坏青年。微信订阅:叶小白。值乎已开通。
15281 人赞同了该回答

背后总是痒,摸了摸,居然有个很深的伤口。

医生拿着放大镜,在我背后摸了许久,叹了口气。

我说:医生,还有得救吗?

医生说:你这是USB2.0啊。

啥???

我回到家,对着镜子照了好久,没错,背后确实有一个USB接口,我摸了摸,已经没有触觉了。医生告诉说,这段时间,经常出现我这种病人。我还算好的,长在背上,有些长在不能描述的部位上,这辈子只能找不能描述部位上长U盘的对象了。

医生给我开了一些消炎药,还给我开了根数据线。

我试着把后背的接口连在电脑上,那台WindowsXP发出一声熟悉的驴叫。

发现新硬汉。

卧槽。

电脑上已经出现一个名为叶小白的新盘,容量倒是大得惊人,足足三千个T。

啧啧感叹:可以存多少毛片啊。

点开来,里面有不少分类好的文件夹。什么高考重点知识,中考课后练习,数据结构知识点,不过基本快空了,还有许多未分类的不可读文件。乱七八糟堆放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我注意到角落里有一个文件夹。叫于小小。

我的高中女友于小小。

死在高中的于小小。

令人惊喜,文件夹里,竟然存有她的照片,还有她的视频。高清,正版,我一张张浏览过去,而后点开视频,眼前忽然一黑。

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高中教室里,落日余晖照在窗帘上。

于小小回过头,说:叶小白,你今天又迟到,老师罚你扫地。

我看着她,大脑一片空白,可是身体仍不受控制,嘴里在说:要你乱打小报告。

我是为你好。

谢谢你哦为我好。

我想伸出手,可是身体转身走出了教室。

意识回归,我又回到了电脑前,愣愣的发呆。

电脑提示我:是否播放下一个视频?

我一个个点击了播放,一次次回到记忆里的于小小身边,这些真的只是我的记忆,不论我怎样用力,站在她面前,我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说:刷机。

三合一数码店的老板抬头看了我一眼,剔着牙说:苹果六十,安卓五十,刷机有风险,刷成砖不负责。

我说:我刷我自己。

哟吼。老板见到我后背的USB接口,搓了搓手,说:这位先生,您的机好大呀。

我说:你就说能不能root吧。

他说:国家刚出了政策,不让刷,任何人一旦刷了……

我说:是怎样?

他说:罚款五十。

我尼玛。

我交了刷机费,还填了个责任担保书。老板说:我纯好奇啊,你root自己,是想上天呢还是入地呢?——事先声明,root后除了提升一点脑控权限外,并没有超能力。上次有位壮士,用百分百脑控去考试,结果括约肌失守,前列腺罢工,你想象一下。

我没有说话。

三年前,一个傍晚,于小小去跑步,道路泥石流,摇摇摆摆,冲走了她。摇摇摆摆,冲走很多东西。

一阵剧痛。我知道那是数据流在刺破我大脑的界限。

和我预料一样,权限被打开了。当我再次回到记忆里,于小小懵懂的望着我,我张开胳膊,用力搂住她。

同学们纷纷起哄。

她说:你你你干嘛。

我说:不要走。

我挽救了那一年的于小小。

回到2015年。她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我日,白救了。

没关系,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打开文件夹,果然,这个文件夹大了不少,一个视频一个视频的观察过去,原来在2011年,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日渐有了隔阂。

我再次回去,和于小小一起报了师大。

啪,2015年的于小小打了我一巴掌。

原来我和一学妹好上了。

靠杯哦,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花心?

再次回去。

做了一个穷写小说的,她妈妈觉得我不稳定,说要拆了我们,顺便拆了我。

那就做码农喽。

妈蛋,2020年猝死了。

做人力资源怎么样?

2018年我怎么是个女孩子???

……

我不厌其烦的回头,我坚信在所有平行世界里,一定存在着一个我和于小小的good ending。

这一天,有关部门的人找到了我。

他们说:是你,制造了那些平行时空。

原来我一次次非法的回头,造成了可怕的后果。蝴蝶效应,让这个宇宙的熵增加了。本拉登干死了奥巴马,拉美成为世界经济巨头,全球气温升高,ISIS发生暴动……

作为这一切的源头,我被下令去修正他们。

蝴蝶煽动飓风。我能做的,就是挡住第一秒起的风。也许是一次车祸,也许是一枚螺丝钉的松动。

不知不觉,我三千T的盘快要满了。

我删了许多无关的文件,也删了不少不可读文件。

三合一老板让我小心一点,搞不好,哪些是我身体的驱动文件。

那一天,三合一的老板突然说: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蝴蝶,是于小小?

我说:想过了。

他说:删掉她的文件夹不行么,你左边的肺都不能用了吧?

我摆摆手,说:别吵吵,老子忙着拯救世界呢。

我走在街上。高楼间吹着风。

突然感觉自己老了很多。

好像有很多年没见到于小小了。

为什么呢?弄得自己这么狼狈。

这样,你才能活着啊。

四千八百二十个时空里,四千八百二十个活着的你。

是不是撕裂的感情都有这样奇怪。

我把我所有的记忆都变成你了。

可是我却找不到你。

最后一个时空的混乱,是一个匪徒造成的。

他从前是一个热爱学习的好少年,小时候是少先队队长,可惜我来晚了一步,因为没娶到老婆,他当街暴走了。

我说:冷静,有话好好说,四十号时空里我是个36D的妹纸,我带她来跟你见见。

他说:嗯,我也觉得投案自首比较好……

话音未落,枪走了火,我中了弹。

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我,突然哈哈大笑,举枪开始杀人。

我身体变得冰冷,意识到,原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必须死在这里,这些因为我而出现的时空才会变得合理。

root了自己,却root不了命运。

我再度睁开眼睛,面前是三合一数码店老板,他叼着牙签,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说:我没死?

他说:死了的。

我说:你是神吗?

他说:让你失望了。我兼职卖手机数据,那天帮你刷机,在你身体里面种了一个实时上传数据的病毒,确切来说,你是一个备份。

他说:我下载了你的不可读文件,用二手的USB重新复制了你。

我说:谢谢。

他说:你应该明白,谢谢是不够的。

他说:劳务费五百块。

我离开了数码店,重新走在街上。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住我。

叶小白?

我回过头,有一个瞬间,三千个T的硬盘好像被击穿了。所有的记忆重叠在一起,所有的时空重叠在一起。

高楼之下,地平线上,我和她面对面站在一起。

你怎么看着老了很多。

跑了很多地方。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说:好几年没见了。

于小小说:说什么呢,我们不是早上才见过吗?我刚下班,买了菜回来。

我说:嗯,回家吧。

我们牵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时近黄昏,路灯全都亮了起来。

她说:叶小白,你下午干嘛去了?

我说:参加了一个国家项目。

她说:哇塞,报酬一定很高吧。

我说:是啊。

捏紧了她的手。

———
end
———
10月29日更新
———

非常感谢大家,一千多赞了。我准备写三合一老板的往事,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
声明一下:文章个人随意转载。
公众账号及商用,请联系我。

——
2月7日更新
——
好吧,果然还是出现了被人抄袭的情况。郑重声明一次:这篇文章从头到脚,是我在10月28日的下午,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故事虽然是虚构,但灵感仍来自过去经历过的一些事。

如有他人署名此文,是为抄袭,或盗用。我会与之正面刚到底。

——二次分割线——

谢谢大家,诚恳拜谢!嗷~

本文全文来自知乎,原作者在文中说过个人转载随意请署名

原作者:叶小白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