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一个人,对抗一整个时代

摘自《我害怕成功》

所谓“志士仁人”、“烈士”和“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人间的一些点缀,都是星星,甚至是彗星。

我这大脑是人类最后一个能够抵抗计算机的大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了。

我不是天才,不是很聪明的人,可是我的方法极好。

陈文茜:

以前李大哥刚刚出道的时候,他最有名的一篇文章,叫作《老年人与棒子》,你觉得那是不是一篇好文章,当时是非常非常轰动,那篇文章是你在二十六岁时写的。一开始你先用了苏轼的一首诗,最后结论的时候就是,你不认为所有的老年人都不好,但是最重要的是,人到老的时候,当你白头发的时刻,你还能够给社会,一个什么样的典范,对不对?你不要这么紧张,我是来歌颂你的。

李敖:

我跟各位报告,我老了以后,听力不太好,所以反应比较慢,看起来傻傻的,虽然我很健康。今天跟文茜对谈,她对我充满了恶意,所以我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好地应付她。

陈文茜:

我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认识李大师,现在,我也是白发老妇矣,我也老了,也都是属于李敖所说的要交出棒子的老年人,认识他很久了,为什么李大师八十岁的时候,我特别希望,他来参加《青年论坛》,我这辈子没有崇拜过一个人,除了你之外。我是很崇拜你的,为了要访问你,我这辈子还没有访问过一个人会紧张的。我为了要访问李大哥,我就把他不只是最近的《虽千万人李敖吾往矣》,还有《李敖80风流自传》,还包括他六十岁的时候出的《李敖大全集》,我非常荣幸当时的《李敖大全集》是李大哥自己亲笔签名送给我的,我今天特别带来。他在他二十几岁的时候写下了非常多的文章,我就觉得这个人太特别了,他当时的文章写得非常非常好,充满了才气,当然后来越来越有才气,现在年轻人搞叛逆,怎么搞,都搞不过1958年时候的李敖,那个时候,李大哥在台大,每天穿长袍,对不对?然后还写了一篇文章,跟长袍有关系,谈什么样的人穿长袍,什么样的人穿西装,然后有一套理论,接着就提到你自己,最大的本事就是,连夏天热得不得了,你还继续穿长袍,我现在好奇的是,你什么时候开始不穿长袍了?

李敖:当我有钱买西装的时候。

陈文茜:所以你那时候嘲笑穿西装的人,纯粹就是穿不起。

李敖:

因为长袍是我爸爸的,从大陆带来的,所以就穿起来了,后来变成一种抗议的活动,尤其夏天穿,你们都看我不顺眼,要抵抗你这个不顺眼,所以在性格上跟精神上面,就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渲染效果,那是唯一的好处,现在看起来也觉得怪怪的。

陈文茜:你准备活到几岁?

李敖:

我只要活一百零六岁,为什么是一百零六?因为蒋介石的老婆宋美龄活到一百零六岁,所以我也活到一百零六岁。大家要向我学习的只有一点,就是我为什么变得这么快乐、不生闷气,因为生闷气的结果都死在四十九岁。美国女诗人蒂斯黛尔(Sara Teasdale)是四十九岁自杀死掉,都过不了这关,所以我跟殷海光说:“你是哲学家,怎么可以得胃癌死掉?”你可以生病,可以病死,可是不能生胃癌这个病,你想不开,哲学没有学通,就像神父得了梅毒死掉,神父怎么可以得这个病?“斯人也,不可以有斯疾也。”我李敖会死掉,可是绝不会得胃癌死掉,可以先向各位预告。

陈文茜:

你为你的信念做了非常多的事情,不管是你喜欢拆穿真相,还是在戒严的时代,你完全被打压。我最佩服李敖的一件事情就是:他一个人对抗整个时代,所有的人都想要打压他、消灭他。以前穿怪长袍,有钱买西装还不买西装,老穿怪夹克,搞得唐从圣模仿他,容易得不得了,然后这辈子永远穿同一套衣服。

你开始在台湾电视界创造传奇是六十岁,比我现在还要老,然后一路风光非常久,现在才开始抱怨。我想请问你,这么久以来,你用什么方法让自己活得很开心?不觉得这个时代压迫你?你靠自己就可以了?我觉得这对很多年轻人,或是鼓励一个有独立思考的人很重要,因为大多数的人,想做独立思考者,害怕的原因就是因为独立思考者是要付代价,以前的代价可能要去坐牢,现在是可能会被别人洗版、网络霸凌!你为什么都不怕这些事?是因为遗传你妈妈的怪胎吗?

李敖:

不是。我虽然好勇斗狠,可是我从来不鼓励别人做叛徒,因为做叛徒的代价很大,我认为自己玩可以,鼓励别人不必。我现在愈老愈感觉到这一点,所谓“志士仁人”“烈士”和“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人间的一些点缀,都是星星,甚至是彗星。真的人不能这样做,有人这样做了,好比文天祥,四十六岁就被杀掉了,可是文天祥的弟弟做了元朝广东省惠州市的市长,儿子也投降了,全家都投降了,但他自己殉国了。他知道打不过元朝人,可是觉得自己不能活,非死不可,死在一个信仰里。很多人就为了一个信仰在活,现在看起来,“杀身成仁”不一定有道理,那么不“杀身成仁”,在太平世界好不好?像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机会了,我们那时可以浑水摸鱼,好比不让我走,我就在台湾买房子,发了财,因为国民党不实行三民主义的“民生主义”,涨价没有归公,所以钱我赚到了。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年轻人不是不努力,而是努力都没有机会,所以我劝你们,不要做文天祥,也不要做李敖,做陈文茜有没有机会?你们看陈文茜漂漂亮亮,养狗都专门有人替她养,她有有钱的妈妈,有两个有钱的舅舅,自己也很会赚钱,所以,她一辈子过着好日子,至少不像我们生命这么悲惨,所以不一样,因为没有这个好机会,你们可以调查爸妈的财产,看有多少钱可以给你们,调查清楚以后,跟爸爸妈妈商量:“不要等你们死后才给我,现在就给我。”爸妈没有钱怎么办?你就死心塌地做个“月光族”,过小日子。没有钱,人生要看开一点,去学钓鱼,看破红尘,过一个清淡的、寡欲的生活。

陈文茜:

我会把你的话转告你的儿女,叫你赶快掏出钱来。外界不知李敖有个优点,非常体贴朋友。我的一只老狗叫作“Baby Buddha”,是我从二十六岁开始养的,所以走的时候完全就像一个人。它是我从两个月比我手掌还要小开始养的,也是第一只自己从小每天喂它奶的狗。那只狗死的时候,李敖到我家来,拿出厚厚一叠钱,十万块台币,说:“不要哭了,没什么好哭的,这里是钱!”我一直哭,我的狗早上十点十分死,他下午五六点来看我,死了都没十二个小时,就告诉我:“我们立刻去买一只狗!”

李敖:

这是我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观。我的人生观是当一个苹果你吃不到的时候,不要写日记、不要谴责苹果、也不要缅怀跟苹果友好的美好回忆,丢掉苹果,去买香蕉,这才是人生。我们过去修养的方法是错误的,往往失恋以后拼命写日记,勉励自己、谴责朋友,写好日记以后很满足,但第二天完全忘记了,又开始痛苦,所以写日记没有用。不要用内省的方法,立刻去找别的女人,要了解这个过程请看我的《李敖风流自传》。

陈文茜:

有一天如果你走了,小你三十岁的太太很伤心,我若还活着,会带她立刻去找“新苹果”和“香蕉”。你每一次出书,前面都写一篇“李敖自颂词”,觉得你最了不起,当然最有名的一句就是“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名”,虽然白话文根本没有五百年,再来写了一大堆“自颂词”,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自吹自擂?而且很高兴,因为我看你二十几岁不是这样,有人说你是坐牢坐疯了,是真的吗?

李敖:

我开始吹嘘我自己,跟我坐牢有关系。我第一次坐牢,从我开始坐到我出来,在台湾这个鬼岛上,连续十四年都没有“李敖”这两个字出现,广播、电视、报纸、杂志、书,都没有“李敖”这两个字,我这样被封锁在这个岛,所以我告诉大家“要靠自己”,要是靠他们,我要是生气的话,早就气死了,没有变成“殷海光第二”就是因为我比较想得开。

陈文茜:所以你就开始“自颂词”的风格?

李敖:

因为别人都不提我,当然更不敢赞美我,所以我就只好赞美我自己,结果赞美自己一发不可收拾!

陈文茜:你为什么会认为现在的年轻人精神上很痛苦?

李敖:

主要原因是年轻人被计算机、手机害得精神上很痛苦。害了年轻人整天看计算机、手机,到了八十岁的时候,你们就会跟我一样,眼睛都瞎掉了,那些是多么伤眼睛和糟糕的东西。还有使用这些东西最大的缺点就是:老是跟图像在走,人的思考能力减退了。你们永远写不出像我那么好的文章,也写不到陈文茜那种仅次于我的好文章。你们每天会好像游魂一样,太可怜了!我在大陆写新浪网,每天发一篇,我也买了一台iPad,但我只会一个功能,就是写字,打字打出去,别的不会,所以我对不起它,因为iPad的功能几百种,我只会一种,我完全跟不上,并且痛恨、讨厌它,因为我现在老化了,写东西躺在床上写,还是要靠笔杆,不可能用打的,所以我不喜欢现代文明。

年轻人感觉上没有前途,因为年轻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张三跟李四、王五一模一样”,大家的想法、看法、知识吸收的方法都一样,只是化妆有点不同而已,可是跟着流行,还是一样,我就挖苦你说:“时装是不能穿的,因为时装就是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可是设计师一半都是Gay。”这批人根本恨女人,所以就乱设计,女人不知道就穿,你很会穿衣服,可是有时衣服不好看。我已经不靠脸蛋混,我靠大脑,我这大脑是人类最后一个能够抵抗计算机的大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了。

陈文茜:

你觉得年轻人很可怜,除了他们使用计算机之外,也说现在的年轻人,张三、李四、王五都差不多,那你到底为什么觉得他们应该去骗爸妈的钱?

李敖:

除非你爸妈有多少钱你能够掌握,否则你就安心立命、听天由命,知道这辈子发不了财。年轻人也会调整,每个月钱花光,所以很多咖啡店里、餐馆里,有很多年轻人。我给大家一个建议,就是看我的文章,虽然我有很多不好的偏见,可是我的文字非常好,中文技巧非常好,我劝大家好好把中文学好,为什么?外国人把中文搞得很糟糕,现在这种计算机输入法,有很多词库,把很多句子搞得很糟糕,年轻人学火星文,很糟糕,所以我希望大家把中文写得好一点。你写了一手好文章,虽然没有我好,但还是非常好的文章。

陈文茜:

你最重要的著作《北京法源寺》,是几岁时写出来的?从坐牢、三十几岁就开始构思,你几岁写完《北京法源寺》?

李敖:

就在你这个年纪,五十六岁。

陈文茜:

我现在五十七了,大你那时一岁,所以你比我早一点,但是你当时也没有立刻完成。

李敖:

基本上世界文学名著都是写得很慢的。

《我害怕成功》

继畅销书《我相信失败》,陈文茜再次将15位梦想战士的故事,献给即将启程和正在梦想路上的你。与《我相信失败》不同,《我害怕成功》更多是企业界与艺文界认可的“成功人物”。但他们的人生在成功之前,成功过程中,成功之后,皆充满了波折。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