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天是哪天?下次是哪次?以后有多后?

世界很大,时光似乎绵延无期,只是有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后。

同事露露请了几天假,回来后双眼红肿,一看就哭了很久,知道她家里也许有伤心事,没敢主动问她怎么了怕勾起回忆。

我们两人吃饭时,她突然眼眶泛红,控制不住落泪:我好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回去看她?

原来,最疼爱露露的奶奶去世了。

她说,奶奶不止一次打电话,让她回家看看,因为小时候她和奶奶一起种在院里的石榴树又结大石榴了。

“奶奶,现在工作太忙了,我改天休假就回去。”

“好,我等你回来,石榴给你留着。”

没想到,那是她和奶奶最后一次通话。

她回去了,没有见到奶奶,只有骨灰盒。是的,奶奶一声不响地走了。

“奶奶明明说,她会等我回去的,奶奶骗人!”她抱着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一直觉得来回车程五六个小时麻烦,而且石榴随便水果摊都买得到,就没着急回去,现在我再也见不到奶奶了。家里的石榴,奶奶一个都不舍得给别人,要给我留着。”

我轻拍她的背,没有说话,任她发泄情绪。

“如果我早知道奶奶是这种情况,我为什么要敷衍她改天回去?现在再也没有改天了。”露露泣不成声,话语里都带着悲伤和悔恨。

我们总觉得目前正忙,喜欢把事情推到改天。只是有时猛然发现,恍然一梦,已经物是人非,子欲养而亲不待。

有时候,一句漫不经心的敷衍会变成刻骨铭心的遗憾。

别再对爱你的人说改天了,因为你不知道改天是哪天,时光无情到连后悔补救的机会都不给你。

我们都曾有过毕业季约定:下次再聚。

高中同桌,三年并肩作战的战友,高考结束后欢聚一场,我们约定,下次再聚,天涯海角友谊不散,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但是山高水长,我们再也没有聚过。

大学室友,毕业季我们抱在一起互诉衷肠,哭得梨花带雨,说好每年至少两次聚会,然而毕业2年,同在广州,四人一共聚了一次,还是因为其中一个室友要离开广州。

我们嗟叹不已:同在广州,都如此难聚,那下次再聚,更是遥遥无期。

分别的时候,我们彼此抱了很久,依依不舍也终要舍。

南宋沈约《别苑安成》:“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勿言一樽酒,明日难重持。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时光荏苒,我们对昔日同窗的记忆,也仅止于同窗时光,我们像并肩的流星划过,而后,落到不同的地方。

年少的我们总以为这世界交通方便,通讯发达。却怎么也没想到,有些人,真的就是一别经年,再难相见。

别再对想见的人说下次了,因为你不知道下次是哪次,时光冷血到连再见两次的机会都不给你。

去四川旅游的时候碰到一位大叔,四十岁,未婚。

人非常好,一直给我们解答各种疑问,给我们介绍好吃的美食地点,好看的景点,告诉我们路线,哪里堵车,哪里不堵。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一个男生直白地问大叔为什么单身。

大叔给我们讲了他的故事。

年轻时候,大叔爱的人在汶川地震中死亡,直到现在都没再遇到想结婚的人。

“那时我在外地出差,走之前她还说给我做顿饭,我说以后再吃。但是上天一个意外撕碎了所有的期待。”

在大叔出差时间,地震发生了。

大叔看到报道第一时间打电话,电话没有接通。大叔匆忙往回赶,当时没有任何消息,大叔以为,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直到后来,大叔接到电话,去认领尸体,因为大叔的爱人死亡时,手里握着的电话,屏保是大叔,重要联系人是大叔。

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变形难认,救援人员依靠随身物品辨认,手机修复后,第一时间给大叔打了电话。

大叔是哭着去的,一路上祈祷那个人不是她。

但是,残酷的事实,还是把大叔折磨得伤心欲绝。

大叔极度愧疚自责,那些曾许下的诺言:以后陪你去看山看水,以后陪你看日出日落,以后陪你一起旅游,以后我赚到钱了,给你办豪华婚礼,以后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水煮鱼……许下的誓言还没来得及实现,就被粉碎,再没有以后。

后来大叔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脚步,实现了他的诺言,走过祖国山川。

大叔拍了很多照片,大叔洗照片都会洗两张,一张自己留着,一张烧给逝去的爱人看。

世界很大,时光似乎绵延无期,只是有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后。

别再对你爱的人说以后了,因为你不知道以后有多后,时光残酷到连实现承诺的机会都不给你。

我们总是以为时光漫长,改天可以有很多天,下次可以有很多次,以后可以很久很久。

我们总是有时间见无关紧要的人,参加不重要的聚会,瘫在床上玩手机,窝在沙发上看综艺,却总是没时间见想珍惜的人,做想做的事。

但是,就会有那么一次:在你一放手,一转身的那一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太阳落下去,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有些人,从此就和你永诀了。

别改天了,就今天吧
别下次了,就这次吧
别以后了,就现在吧

我怕
“改天”是离别的开始
“下次”是机会的消失
“以后”再也没有以后

转载自:共青团中央 原文链接